您当前位置: 红塔区新闻
在玉溪的外地人:期待玉溪明天更美好
[ 红塔区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03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 ]

4
 东风中路改扩建后通行条件优良

5
图书馆等公共服务设施完善

6
玉溪二小区电动车充电桩供不应求

7
 越来越好是所有生活在玉溪的人们对这座城市的美好期盼与祝福 玉溪日报记者 曾永洪 摄

城市尤其是中心城区的规划建设,关系人民的安居乐业,关系城市的发展潜力,关乎社会的长治久安,同时也是促进玉溪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引擎。

作为中心城区所在地,红塔区围绕“三城”定位,按照“做强主城、做精节点、做特集镇、做美乡村、做优环境”的总体思路,以2020年、2025年、2035年为三个时间节点,高起点编制三个规划,明确建设目标,理清发展思路,突出自身特色,强化规划引领,力争做到高标准规划、高水平建设、高质量管理,确保各项工作落到实处。

如今,我市城市规划建设已经转向“精雕细琢”的转型阶段,通过对城市的历史人文、环境风貌、地区特色、产业和社会发展、建筑功能和形态等各种因素进行综合考虑,使人、建筑、环境的关系实现最优化,为市民营造一种良好有序和谐的城市环境。

近日,记者采访了几名在玉溪工作、生活的外地朋友,共话红塔区城市规划建设的方方面面。

“让交通道路更加通达”

来自昭通的李怀波在玉溪一所中学教书已有10年整,谈及对中心城区的印象,他表示:“玉溪气候很好,四季如春,非常宜居。”闲暇时,李怀波会到玉溪瀑布生态公园、聂耳广场、九龙池、白龙潭公园、杯湖公园等处骑行,感受风土人情。多年来他走遍了中心城区的大街小巷,觉得玉溪交通也有不足的地方:部分地下管网老旧,排水不畅,少部分路段一下雨就开始积水,行人、车辆只能涉水通行,“这些问题相信海绵城市改造结束后会大幅改善”。部分道路多次开挖,比如挖开道路铺设污水管网,建成后不久又重新挖开铺设煤气管道等。“还有通行不方便的地方,如红九路李棋段施工封堵,从新康井路过来的车要从玉江大道掉头行驶,而两条路的交叉口一端封闭且未安装红绿灯,不可以直接左转,车辆掉头还要多走几百米,从路的最右边行驶到最左边,这段路机动车、非机动车流量较大,存在安全隐患。”李怀波说。

同样关注交通情况的还有来自成都的李俊,他2014年进入红塔区一家事业单位工作,可以说是半个玉溪人了。“东风路是中心城区南北向最重要的交通干道之一,不久前这条路改扩建后,铺上了柏油路,道路也变宽了,开车出行挺方便的,也不堵车了。”李俊对东风路改造后带来的变化欣喜不已,“但也有通行不顺畅的地方,比如郑井社区得胜家居建材广场旁的三岔路口,一条通往秀山路,一条通往黄官,另一条通往好吃街,三个方向三股车流交会,加之电动车、摩托车较多,每次通过都小心翼翼,生怕剐蹭到其他车辆。”李俊建议,可以在此处建一个环岛,引导各个方向的车流有序通行。

纵横交错的道路和街巷是城市最基本的框架,也是城市整体环境最直观、最细致的体现。对比昭通和玉溪的城市道路建设,李怀波说:“昭通城区坝子大,老城区面积小,新的土地多,所以道路改造扩建成本小,城区比较新。而玉溪老城区基本建盖起来多年,道路要重新改造的成本高。”他建议,红塔区北城、李棋土地储备较多,新的城市规划建设可以向北移,这样城市规模扩大,辐射增强,所需成本降低,城区密集人流还可以分流,可谓一举四得。

“规划工作对城乡建设和发展具有先导性,近几年成都市在交通设施建设之初,政府就邀请专家和市民共同参与,专家提出专业建议,市民提出自己的想法,多方参与,提前谋划。同时住建、交通运输、供水、电力等部门组建统筹联动小组,道路建设前就充分预留地下管网接口。我觉得玉溪中心城区的道路新建、改扩建可以学习一下成都的经验,让交通道路更加通达和顺畅。”李俊说。

“让小区治理提档升级”

小区是城市管理的“细胞”,关系千家万户,关乎百姓利益。来自安徽阜阳的张宗英从2018年开始在红塔区一家政府部门工作,她对玉溪科教创新城、高铁新城、大营街温泉小镇等建设和布局表示肯定,同时也很关注老旧小区治理问题。“中心城区部分老旧小区环境卫生较差,车辆占用消防通道、乱停乱放,还有空中电线凌乱的现象比较突出,存在漏电火灾隐患。”张宗英建议,对老旧小区在加速推进“红色物业”的同时要进行改造,让小区治理提档升级。比如增设摄像头,加强监督;对乱扔垃圾、车辆乱停乱放等现象及时劝导制止;增加垃圾投放点和垃圾清理频次;对空中电线问题,可转移到地下进行布置。

在玉溪师范学院就读大三的李绮是昆明晋宁人,“早就听说玉溪好在,所以高考成绩出来后,结合自己的分数,就报了玉溪的大学。师院环境幽雅,学习氛围浓厚,篮球场、羽毛球馆等运动设施一应俱全。课余时我和同学经常去中心城区购物娱乐、享用美食,都有点乐不思‘晋’了。”李绮说,他租住在玉溪二小区,经常骑电动车往返学校和住处。“我觉得玉溪电动自行车很多,更加环保。但每次下午放学后,我饭都不敢在学校吃就要赶回小区抢充电桩和停车位,因为基本上每天晚上七点半小区的电动车充电桩就全部挤满了,有时连不可以充电的停车位都抢不到,只能停在小区绿化带旁的人行横道上。不只小区如此,学校里的充电桩也很少,有时候充不了电,就只能打车或骑共享单车了。”李绮建议在人群聚集的地方,比如小区、学校、客运站、高铁站等地增设电动车充电桩。

“让公园绿地分布均匀”

四川南充人张德胜来红塔区已有15年,目前从事网约车行业。他比较关注城市公共空间方面的情况:“玉溪城区楼房盖得漂亮,但建筑物比较密集,容积率高。城区公园绿地也是分布不均,北边富余,南边不足,除聂耳公园外,其他大一点的公园绿地离主城区较远,如果住在中心城区的小区,要散步的话只能去几公里外的玉溪大河周边或是高龙潭公园等。”

张德胜还注意到,玉溪的公园里经常能看到市民在散步、跳广场舞,但面向全体市民、系统性的文化宣传活动次数还是较少。“现代城市,高楼大厦、宽阔马路、商业繁荣是其象征,聚焦了大量的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。相较之下,古朴的建筑、不老的青山、清新的空气、温馨的乡情、延续的文化,成了不少异乡人永恒的记忆。城市的发展说到底是人的发展,不仅在于以基础设施为代表的物质文化建设,更在于以提供人们公园绿地等公共空间为代表的精神文化建设。学校、医院、客运站等基础设施建设,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方便,建设好毋庸置疑。同时,还应构筑人们享有的公共空间等,为市民供给精神产品。城市的价值在于市民的共建共享:全体市民共同建设公共服务设施,共同使用,不因贫富而有所区别;全体市民共同享受城市功能,在同一个城市有所学、有所医、有所乐、有所居;全体市民共同促进、全面发展,享受城市发展价值,享受城市价值提升带来的幸福感。”张德胜说。

张德胜建议,可以适当在中心城区南边增加一两个公园,让公园绿地南北分布均匀,同时加装显示屏和音响,宣传玉溪乃至中国的传统文化、优良家风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,扩充市民文化生活空间。

“让城市特色更加鲜明”

来自曲靖的高辉2018年考入中心城区一家事业单位工作至今,他觉得玉溪好吃好玩的地方挺多,比如吃美食就去好吃街、聂耳美食城、小庙街等;看电影、逛街则集中在极中心、南北大街等地。近四年来,东风游乐场、东风广场、聂耳公园、玉溪瀑布生态公园等多个公园的翻新改造,构造了城市“海绵体”群,重构了水生态系统。“玉溪因水得名、因水而兴、因水而荣,现在焕发出了勃勃生机。但除此之外,城市整体风貌感觉没有体现玉溪特色,城区建设和曲靖、昆明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高辉说,“玉溪下辖六县二区一市,其中新平、元江、峨山是少数民族自治县,民族资源、民族文化丰富,但还没充分挖掘。中心城区建筑、道路等建设可以融入少数民族文化元素,丰富城市内涵,让城市特色更加鲜明。比如在公园建设民俗风情浮雕,充分展示彝族、哈尼族、傣族等民族群众在生产生活中的真实场景和鲜明的民族文化特色、地域特色。在高楼大厦旁的空地可建设滇中传统民居,如土房、竹木房等,用于发展餐饮或者观光旅游。此外,广告牌、候车亭、路灯、地砖等均可融入民族元素。”

四川攀枝花人梁文珠来玉溪经营建材生意已有15年:“感觉中心城区除了吃美食、看电影、逛街,其他玩的地方不多,比如中大型游乐场就很少。”她建议,围绕海绵城市建设,可以做活水文章,比如在玉溪大河周边建设水上主题乐园,开展漂流项目,划定区域举行垂钓比赛、组织水上船模竞速等。

“让城市管理更加精细”

唐贵立2010年离开家乡陕西西安到玉溪经营水果生意,目前已在玉溪成家并买房定居,他的关注点在城市管理方面。“在城里,会不时看到有没拴绳的宠物狗在大街上溜达,主人跟在一旁。有一次我路过红塔文体中心,就看到一条金毛犬突然横穿马路奔向一名小学生,小学生吓得呆立原地,惊慌失措,快要哭了,我赶紧把这条金毛犬挡下来,并呼唤它的主人来拴绳。还有一次,我清晨在聂耳图书馆附近跑步,看到迎面跑来一只马犬,不但未拴绳,还在草地上随地大小便,主人则跟在狗后面慢慢走着。见此情景,我立马降低速度,改跑步为散步,生怕那狗突然咬我一口。”唐贵立建议,加强犬只管理,落实在城区禁养大型犬、烈性犬的规定,同时有关部门加强巡视和宣传教育,对未拴绳的狗捕获处理,并对其主人作出处罚,让城市管理更加精细。

除了犬只管理,唐贵立还关注“夜间经济”占道经营、马路市场、流动商贩的问题。“‘夜间经济’是好事,对于促活经济、提供就业岗位、释放厂家库存压力、为城市增添烟火气有很大促进作用,但还应加强引导,有序经营。比如在宁州路与东风南路交叉口,道路两边停满了摆摊卖衣服的车辆,把本就不宽的道路挤占得只剩一条车道,还要供两个方向的车通行,造成拥堵。有些摊主为了占位子,就在地上乱涂乱画。此外,还产生了乱扔垃圾等破坏市容的不文明行为。政策的宽松是为了恢复市场活力,而不是纵容经营者随意而为,无所顾忌地随意摆摊设点,或任意堵塞交通影响通行。”唐贵立建议,可以在城区专门划定摆摊区域,产生的垃圾由摊主自行打扫,禁止占道经营和堵塞马路。

“让玉溪更有家的感觉”

李梦龙来自重庆,因为女友是玉溪人,2008年其从西南师范大学毕业后跟随女友来到玉溪,目前在红塔区北城街道一所学校担任数学老师。2010年,他和女友结了婚,并在瑞丰小区买了房,正式成为玉溪的“姑爷”。

“玉溪气候宜人、四季如春,夏天没有重庆湿热,冬天也不冷,甚至有时候套一件薄外套就行,这在不穿羽绒服就过不了冬的重庆是不可想象的。而且这里公园很多,没有什么重工业污染,山好水好人也好。”谈及玉溪这12年的变化,李梦龙对交通道路条件的改善感触颇深:“红塔区这几年新修扩建的道路很多,道路宽敞,绿化带种植了很多苗木,路边也安装起了路灯,通行条件越来越好。就拿我经常往返学校和城区的红龙路来说,2008年我刚来的时候,还只是一条普通的乡镇道路,坑洼较多,行驶颠簸,而且道路狭窄,10余米宽的路要供两个方向的车通行。这条路上大货车很多,会车时要提前在路宽一点的地方停车让行。马路两边也只零星种植了一些桉树,路边积了厚厚一层灰,每当有车辆驶过就扬起漫天尘土,开车经过都要紧闭车窗。去年9月,新修扩建的红龙路全面通车,通行条件大幅提升:双向六车道,路宽40多米,另外还修建了绿化带、自行车道和人行道、地下综合管廊、路灯等路面配套设施。现在我从学校到城区的时间比之前缩短了15分钟左右,中午休息时可以回家吃个饭、睡个午觉,再回来学校上下午的课。而在以前,走这段路程耗时长,中午根本不可能回家。”

李梦龙切身感受到了红龙路改扩建带来的便捷,但他也表示,红塔区在城市交通道路建设中也有一些不足:“比如中心城区至北城的主干道太极路,在我印象中,12年来已经大规模修了几次,但每次修好过个一两年又开始坑坑洼洼,晴天灰飞、雨天积水,开车或骑车要经常变道躲避路面大大小小的坑。本来太极路是我回家最近、最方便的路,但因为路况不佳,我基本是绕路走红龙路或是上高速。西河路也是同样的情况。”李梦龙分析,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是此路段大货车较多,部分车辆超载导致路面承受压力超负荷。二是道路排水不畅,下雨或者路边洗车店的水流到马路上不能及时排出,导致路面被水长期浸泡,刚性不足,经车辆碾压后就容易龟裂、凹陷。

“道路犹如一座城市的血脉,血脉畅通与否,直接影响着城市的发展。重庆虽然是‘山城’,但在统筹道路交通建设上做得比较好,我觉得玉溪可以学习借鉴一下,让道路更畅通、居民出行更便捷。”李梦龙说,重庆在道路建设之前,会从城市整体建设规划考虑,制定长远、整体的规划;审批时由多个涉及道路修筑开挖的部门集中审批,同时增加听取市民意见的环节,将民主决策落到实处,提高决策的科学性,同时也能提高广大市民对政策的支持和配合度;建设时预先布置地下管廊,统筹供排水、电力系统和通信系统等部门,收集各方意见建议,为未来的升级改造预留接口;建好后,在适当位置设置卡口,严禁超载货车驶入,同时有关部门加强巡视,做好道路养护,制止随意排放污水到道路上等行为。

(本版文图作者除署名外均为玉溪日报记者  李瑞铭  高乾恒)

编辑:吴海容  终审:尹永全
分享到:
相关链接